您的位置:

首页>生活都市>给我高潮∼∼我什幺都依你

给我高潮∼∼我什幺都依你

当我再度睁开腥鬆的双眼,王闽镇正坐在床旁边望着我,看到我的王闽镇,我满心欢喜的就想起身来抱住他,就当我正準备起身时,我的手却动不了,双脚也动不了,我心里突然慌了,「我怎幺了?

只见王闽镇笑咪咪的望着我,不发一语

「王闽镇,我手脚都不能动了,我怎幺了」

一开口就发现自己满嘴都是王闽镇精液的味道,脑海里慢慢浮现前一夜在客厅里的景像,突然羞得满脸通红。

突然想到王闽镇的手机还在阴道里「怎幺办,我的手脚都不能动,怎幺办,王闽镇还不知道吧」我心里是这样希望着。

但不一会儿,王闽镇的电话响了,只见王闽镇从容的拿起手机讲起电话来,我羞得把脸转了过去,恨不得把脸用被子盖起来。「原来王闽镇已经把手机从我阴道里取出来了」

趁王闽镇在讲电话之际,我冷静的用身体感官感觉一遍,只觉胸部紧闷,似乎有什幺东西压着胸部,可是却又不直接压迫乳房。乳头刺刺的,应该乳鍊还没拿下来。双手绑在身后压着,感觉似乎自己的双腿上有穿着丝袜,而脚上似乎还穿着那双4吋的高跟鞋。

我挣扎着想起身,可是一点用也没有,却弄得我满身大汗。

当王闽镇讲完电话,我正想问他我的身体,王闽镇似乎已经先知道了我想问的东西。走过来,一下就把盖在身上的棉被掀开。

于是我赶紧注视自己身体,这一看却差点没晕过去。原来我的手真的被绑在身后,乳房上下被麻绳紧紧綑绑把乳房挤得又大又挺。身上一圈又一圈的麻绳也绑住了我的阴部,从蜜肉的细缝中穿过绑到身后。双腿成大字型的分开绑在两边的床脚。

「静妃,我还是很爱你,但是我无法接受你对工作的狂热而牺牲了我们的家庭。昨晚我已经想清楚了,只要你答应我条件,我愿意让你继续工作,而我们也可以像往常一样相爱,你愿意吗?」

一时之间我还突然傻住了,能够跟王闽镇继续维持婚姻,而且又能继续工作,那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只是,王闽镇到底心理在打什幺主意呢?

「王闽镇,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多多利用假日陪伴你,扮演好太太的角色,为了你,说什幺我都愿意,只求你不要离开我,让我好好补偿我的过错,让我好好补偿你。」

王闽镇开出的条件只有一个,我依然可以正常工作,但是每週五晚上开始到星期日,是“精神补偿”时间,要完全服从王闽镇的命令。王闽镇说只有这样才能把我的心都佔满,也能给我不同的性生活体验。

「今天是星期六,我要你就穿着现在这样的装扮陪我出去走走」

王闽镇把我腿上的绳解开,温柔的扶我起身,我吃力的站在衣柜里的长镜前注视着自己。

胸部的麻绳紧紧的绑住胸部,乳房被绑得又大又挺,乳鍊束着乳头一夜让双乳胀得红红的。双手手臂牢牢的与胸部的麻绳绑紧,腋下还绑了两三圈把胸部到手臂的麻绳吃得更紧。双手在背后连同手腕手臂都固定在背后和胸部的麻绳一起。

粉颈也有麻绳连着胸部,也在腹部,小腹,耻丘上,龟甲般的绑紧。两条绳子直接吃进了我阴部的密缝却又紧紧的把阴蒂夹在两条绳子中间。小阴唇开开的在绳子的两旁充血着,我感到绳子是直接紧紧的吃进阴唇内阴道口的蜜肉。

镜中的自己直接散发出淫糜的气味,不禁阴部湿了起来「难到我喜欢被虐吗?」心中这样问着自己

王闽镇直接在我身上套了件长外套「为了补偿我,到明天晚上前你里面都必须这样穿着」

虽然满心不愿,却也希望能就此让王闽镇更爱我,因此也就只能依他了。

王闽镇温柔的呵护并且扶着我一步一步走出忙门,四吋高跟真的太高了,加上我穿着他已经一整夜了,双脚麻痺重心不稳却又没有自由的双手可以搀扶。

每每在双脚跨出去后,阴蒂在麻绳中磨擦,湿透的麻绳磨着阴道及尿道口的蜜肉,一阵阵刺痛拌着快感电流传到大脑。敏感的乳头也在里面和大衣内衬磨擦,也传来一阵阵搔痒舒服的感觉。

我疑惑的望着王闽镇,他似乎掌握着我全身的感官,知道我心里与全身的感受。他温柔的小心亦亦的搀扶着我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到门前。被他这样温柔对待,我的排斥力也相对的减少。只是,羞耻心仍旧控制着我的双脚,就是没有勇气穿成这样步出大门。

王闽镇也不强逼我,只是在大门外注视着我,他总是这样的有耐心。而我也不知怎幺了,似乎没有想往回走的意念,只是杵在门口就是跨不出那一步。

「星期六的清晨人不多,我们一起去吃个早餐就马上回来,好吗?今天就让我这样子好好的服侍你」

还有什幺能让我再犹豫的呢?这样的温柔言语,比起身上的麻绳更把我的心绑的更紧。

我勇敢的踏出家门,王闽镇迅速的把大门关妥,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王闽镇用力的搂着我,无形中,他给了我勇气「有王闽镇的照顾应该没问题的,王闽镇会照顾我,而且我们马上就回来了」

踏出家门,冷风迎面吹来,可我大衣内却涌起红潮,从来不曾没穿内裤出门的我,怎幺受得了现在这样的淫蕩妆扮。

「要是被邻居看见怎幺办?」心中的恐惧一波波的袭来。也许是自己心理做祟,觉得街道上的路人全部盯着我看,而且全都认识我。

王闽镇搂着我慢步的走,羞耻扮随被认出的恐惧让我紧紧的依偎在王闽镇的身庞,每当内心女强人的意识略有 头,身体里的麻绳传来全身一阵阵刺痛,每走一步,阴部的快感就像是麻药般的让大脑麻痺也立即让这样的强人意识烟消云散。

全身的电流一阵又一阵的袭击,而且越来越高,即将到达高潮时刻,我双腿发软走不下去,但这样一停步,阴部刺激消失了,身体里的红潮停留在高潮前的那一刻,我挣扎着想用双手抚摸,一阵抖动后才彻底认知今天没有双手可用的事实。我面对着王闽镇把头窝在他胸膛,王闽镇也很体贴的用他的大衣包着我,就在他的大衣内,高潮没来就逐渐散去的我,身体里的两股正负电流互相抵抗,就在我身体里冲击着。

王闽镇好像完全知道我体内的官能状况,也不催促我,就让我短暂的在他大衣内让身体里的冲突退去。

天母公园好像变得几十倍那幺大,走了一小段路后,高潮又即将到来,我的步伐又这样慢了下来,可是这一次却不敢停步,只是,步伐放慢后阴部的刺激又减缓,高潮前的那一刻又这样的被拖长,我的手紧紧的在背后无法动,只能持续的走下去来达到高潮。可是这样子持续了几分钟,发软走不快的双腿就是无法让身体达到快乐的顶点,身体内的冲击越来越长,我身心上的痛苦也越来越大。

「王闽镇,我好痛苦,帮我」简短的几个字却用尽了我仅存了力量

王闽镇知道我正处于高潮前却达不到高潮,突然就在这一刻他把我上衣脱了下来跑到距离我前方好远的地方。

这一惊可不得了,使劲的向前跑,穿着高跟鞋跑步让臀部更扭动,阴部的绳牵动了全身的麻绳,在还没跑到王闽镇的身边就已经达到了高潮,但是距离王闽镇还有好多步,綑绑的乳房及淫秽的乳鍊裸露在空气中,绳索的变态让双腿继续向前跑,换来了一阵又一阵的高潮。

我躲在王闽镇的胸膛大哭,分不出是生气还是喜悦,我就是无法控制自己崩溃的情绪,身体一振筋峦,胸口抽筋般的颤抖着。

「我不要∼我不要∼呜∼你讨厌∼我不要了∼呜∼∼」

王闽镇为我套上大衣紧紧搂着我,不发一语就让我在他怀里哭。公园中一个男人搂着一位穿着性感高跟鞋露出美丽腿型的女人,与星期六的清晨是那幺的不协调。

余韵过后,我恢复了神智与理性,仔细分析着现在的情势。王闽镇答应我立即转身回家,就算是往回走,也已经对我来说是好长一段路,不过总是让我燃起了希望。

但是,一想到刚刚的高潮会在回家的路途再次发生,淫慾随即又来,阴户里又开始分秘着,羞耻与恐惧全转化为被虐的快感。

「我已经没办法思考了,我的身体是王闽镇的,就随他吧,我慢慢的享受着他的温柔呵护就什幺都不怕了」

高跟鞋在天母寂静的清晨发出 扣∼扣∼扣∼ 的声音,而我就这样享慾在修耻与快感的官能中,一次又一次的重覆着高潮。

一路上反覆高潮,阴户已经被绳子磨擦得痛了,被绳子夹住的阴蒂充血胀大着,若不是王闽镇用他雄壮的双臂支撑住我,发软颤抖的双腿和红肿刺痛的阴部一定无法让我顺利回到家中。

「王闽镇∼我下面好痛,可不可以帮我解开」

王闽镇温柔的让我躺在沙发上,细心的解开我下体的束缚。阴唇早就红肿账大的夹住绳子,当王闽镇慢慢的把绳子从阴部拉开时,全身又突然像被电流贯穿好几下,不小心叫出声来。

只见王闽镇顺利的解开了下体的绳索,却不见王闽镇有要把上身缠绕在胸部的绳解开。而我的双手仍紧紧的缚在身后。

「王闽镇,我手好痛,帮我解开好不好」

「不行,在明天晚上以前,你是没有双手的」

我不解的望着王闽镇,不知道他的打算。不知怎地,我应该是要摆出态度发起脾气来的,但是看见自己身上淫靡的气氛,是怎幺样也无法使出脾气。

王闽镇让我倒在沙发上,或许是过度高潮了吧,我便就这样睡去了。

不知睡着了多久,当我再醒来时,我正躺在舒服的床上。不过,身体和双手依旧没有松绑。而王闽镇正躺在我的身旁用着充满爱的眼神看着我。

「静妃,其实我也想过了,你也为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打了上百支针,忍受着身体的不适来为了我去做人工受孕。其实应该是我对不起你的。」

说起女人是感性的动物,真是一点都没错,在昨夜过后,我也体认到自己过份的偏重工做而没有让自己有着幸福的生活。让王闽镇方才这幺温柔婉约的诉说着,我再硬的心都被软化了。只见王闽镇像是在欣赏美术品般的注视着我的容貌及身体,左手温温柔柔的抚摸着红肿刺痛的阴部,让我又不禁闭上了眼享受王闽镇温柔的抚慰。

终于知道为什幺男人喜欢女人穿丝袜的原因,王闽镇的手轻轻的抚摸着穿着吊带袜的双腿,从小腿到大腿每一吋肌肤都不放过的轻微的抚摸,虽然脚上仍穿着高跟鞋让脚掌痲痺,但我隔着丝袜的皮肤则是享受着被触摸的按摩般的舒适,双腿上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和丝袜溶在一起般的舒畅。

从小腿抚摸到大腿,王闽镇也缓缓的张开了我的双腿,把我的阴部曝露了出来,虽然家里没有其他人,但大白天的在光线充足的照耀下,阴部一览无疑,虽然我的身体早就是王闽镇的,但这样清楚的在白天的光色下张开大腿露出我的阴部,一阵羞耻感传来,立即就想用手去遮挡,身体振动了一下,才又感到没有手的不适。

王闽镇轻轻柔柔的触摸着外阴唇及红肿的小阴唇,我则羞涩的把头窝进王闽镇的胸膛里。王闽镇进一步打开了我下体,蜜肉接触到空气,身体打了个冷颤。王闽镇抚慰着我受到麻绳的磨擦而受伤的阴蒂及阴道口。摸着摸着我又舒畅着流出爱液湿润了王闽镇的手指。

王闽镇的嘴唇突然凑上了打开了的阴部,直接舔着红肿的蜜肉,从阴道口,舔到尿道口,然后打开了包覆着阴蒂的包皮露出了我小小的阴蒂。我的下体早已被王闽镇的灵舌舔得如癡如醉,大脑也早已痲痺在下体传来的电流刺激,神智混乱的我仅能发出舒爽的呻吟。

突然一阵刺痛般的电击,我大叫了一声,惊恐的张开双眼朝下体看了王闽镇一眼,王闽镇的双唇正吸着打开了包皮的阴蒂。王闽镇缓缓的吸吮让我的快感时间拉得很长,但仍是激烈的刺激一阵阵冲击着大脑,我失常般的翻白着双眼,狼嚎般的大声吟叫着。紧紧綑绑的胸部也连带着传来阵阵异样的感觉,就像是王闽镇紧紧的抱着我的胸腔。双手每每想要伸出来抱住王闽镇,都在一阵挣扎中发现失去自由的淫虐快感。

「我受不了∼了∼我快∼要丢了∼王闽镇∼王闽镇∼∼」

高潮的洪水似乎突然间消失,王闽镇突然停止了动作,我的阴蒂仍是裸露出来,但王闽镇的嘴唇突然间的离开让我下体不自主的朝王闽镇的方向挺了过去。

喔天呀,我快要疯狂了,怎幺可以在这个时刻突然停止了呢。

「王闽镇∼不要∼不要这样∼突然停∼我∼我∼要∼我要∼∼啊∼」

身体里充满电荷的细胞像是充满了气却突然被塞着了排不出去。体内激蕩的电流回冲到我的脑部,全身如毒隐发作般的筋峦着,嘴里发出着绝望般的呻吟。双手被缚在背后,我使力的挣扎着想脱出一支手好触摸发抖中的下体,越是挣扎,不自由的拘束感就越是刺激着被虐感官的发展。

我紧闭起双腿靠着大腿根部的磨擦试图唤回一点一点退去的海潮,但却只是使得潮汐退去的痛苦越退越慢。我绝望的,失落的躺着,只能期待身体回到平恆点。

王闽镇气定神闲的躺回我的身旁等待着我身体上的冲击消退。一句话也不说的又望着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里的冲突似乎如战后般的平静了下来,用着受尽委屈的眼神再睁开双眼看着王闽镇。王闽镇充满着爱的眼神让我什幺话都说不出来。王闽镇微笑着朝我双唇亲了下来,而我也闭上眼呼应王闽镇的亲吻,但突然间想到自己口腔内满是王闽镇的精液的味道,觉得自己骯髒的口腔里是配不上王闽镇的舌吻,便转过头去闪避了王闽镇的热吻。

「王闽镇∼不要∼我嘴里∼还没洗∼」

王闽镇知道我的意思,便不再追了上来,但双手仍开始抚摸我略为红肿的双乳。王闽镇轻轻的拿起乳头上的乳鍊高高的向上拉扯,红肿的乳头上的神经敏感的接受着拉扯的刺激。女人最自豪的乳头被这样的鍊子淫虐着,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个妓女般的淫蕩女人,但却是在最爱的人的手里被玩弄着。

王闽镇的灵舌舔遍了我的双乳上每一寸肌肤,乳头在受到吸吮后又再度膨胀,乳线神经牵动着全身性感线,下体又流出湿热的淫液。又再度的,我感到下体的需要。

我自动的又将穿着白色高跟鞋的双腿分开到最大,试图以最大的角度拉开我的阴部。

王闽镇69式的趴到我的身上,又如同方才一般的打开包皮吸吮我的阴蒂。

我又再度进入了电击般的感觉,下体喷出湿热的淫液,我嘴里的空虚感引导着我去寻找王闽镇的阴茎。珍品般的吸吮着。

我吸的越卖力,下体的刺激便越激烈,我的大脑又再度的失去的功用,嘴唇也变成了只有口交的功能,如果我能够永远吸着王闽镇的雄茎该有多好。

又到了快要高潮的时刻,我嘴里的雄茎阻止不了发出的呻吟,眼睛又快翻到了白眼的状态。高潮袭来,我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强劲而满载的电荷,就等到高潮的爆发点到来,要将全身的能量释放出去。

又再一次,王闽镇停止了动作,又再一次的让能量封存在我身体里,压制下来的能量与大脑神经开启了战争,我身体硬生生的把释放不出的能量吞了进来。

这一次,我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珠似乎转了180度翻了白眼,脸部肌肉也严重变形扭曲,我已经到达了疯狂的地步,如果没有綑绑双手,我定会疯狂的拿刀自戮阴道,一定会拉扯乳鍊把乳头撕裂,一定会把乳房捏爆,一定会把阴蒂扯烂。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里的冲突,再一次的,平静了下来。

我从来不知女人的忍耐度比男人高,王闽镇反覆三四次这样娱弄着我的下体,让我身体内的冲突,累积∼期待释出∼绝望∼体内爆冲∼全身扭曲∼脑神经炸裂∼归于平静,一次又一次的反覆。

但是这一次,王闽镇用他不知挺立多久的雄茎,捅进了湿润又需要的阴道里,缓慢的抽插似乎有不想让我这样快满足的意图,但我也用阴道里所有柔嫩的内壁,紧紧的拥抱王闽镇的茎。

在过了不知许久后,高潮又再度来临,但是这回我却深怕再度坠入突然静止的疯狂,我多年未再哭泣过的双眼飙出了眼泪哭喊大叫着

「王闽镇∼拜託∼不要∼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要∼∼拜託你∼给我∼给我∼我要∼」

我的神智一定是到了临界点,似乎又再度看到又要再一次的身体内战。

「王闽镇∼王闽镇∼不要折磨我了∼我不要∼我什幺都不要了∼我只要∼你给我∼∼∼什∼什幺都依你∼∼呜∼呜∼∼给我∼∼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用尽力量嘶喊着

能量又再度的达到临界,但这一次,在受惊害怕的情形下,颤颤惊惊的,直到能量全部顺利的爆发开来,我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尖叫了一声便如死去般的失去所有力量,身体细胞就如死亡般的失去了原有功能。

但是王闽镇似乎还没有要结束的样子,粗壮的雄茎依旧插在下体里,就在我再度两次的疯狂喊叫及高潮后,王闽镇拉扯乳鍊的力量越来越大,我乳头有着快被撕裂的痛楚,却伴随着高潮一起让双乳达到前所未有的感动,直到最后王闽镇的滚烫热精全射进了我的子宫才一切中止。

我又爱又恨王闽镇所带给我的痛苦和愉悦,我想是王闽镇在报复我吧。

趴在我身上的王闽镇,即便是如此的疲惫也仍是用双手支撑身体的重量来避免把我压到受伤。王闽镇就是这样的温柔,但是这个过程却又那幺的残酷。

休息了一阵子过后,王闽镇温柔的抚摸我的秀髮,起身想为我去掉上身的束缚,但此时我却深深的爱上了绳索,我爱上了王闽镇给我这样不自由的安全感及支配感,我爱上了我身上所有另我性感的一切。

「王闽镇∼不要∼不要拆掉∼我想就维持现在这样子∼你再抱我一下好吗」

我的双手无法自由的拥抱心爱的王闽镇,就用我的阴道取代双手拥抱着王闽镇的阴茎来表达我的爱吧,我要用我的阴道紧紧的夹住王闽镇。